最奇葩官司:古井贡酒为洋河强出头


洋河注册商标被驳回,古井贡酒竟然跳出来强出头,把知识产权局告了。这是神马套路。

网易财经 陈俊宏 郑皓元

近日白酒行业发生了一起有意思的案件,洋河股份有限公司在提出注册“洋河年份原浆”商标时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,这本应该是洋河公司应该头疼的事情,但令人意外的是,洋河的竞争对手古井贡酒却向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,而上诉的原因却是“原审裁定存在法律适用错误”。

目前古井贡酒主打的就是“年份原浆”相关产品,而正因为这个“年份原浆”在过去数年曾引发包括五粮液、剑南春在内的广泛质疑。而此次案件之所以让古井贡公司“越俎代庖”,正是因为法院在对洋河公司的判决中提到“年份原浆易被相关公众理解为是对酒商品的年代、制作、存放时间、某种加工特点等的描述,使用在酒商品上,易使相关公众对洋河酒商品的特点产生误认”。而这才是古井贡酒最为忌讳的,换言之“年份原浆”如不适用于洋河,那同样也不适用于古井贡酒。

法院判令“年份原浆”商标有误导性

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显示,2020年5月14日,原告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古井贡酒”)因不满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洋河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洋河”)提出的“洋河年份原浆”商标注册驳回原因不服,将国家知识产权局诉至北京高级人民法院。

此案判决书显示,洋河酒厂在2018年注册的“洋河年份原浆”最终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作出了“不予注册的决定”。国家知识产权局给予的驳回原因为,洋河申请商标中的“年份原浆”易被相关公众理解为是对酒商品的年代、制作、存放时间、某种加工特点等的描述。诉争商标使用在酒商品上,易使相关公众对“洋河”酒商品的特点产生误认。因此,诉争商标的注册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(七)项的规定。综上,诉争商标不予核准注册。

而对于此前古井贡酒提出的商标侵权,国家知识产权局则认为,商标申请人申请的“洋河年份原浆”中的“洋河”为第三人已注册商标,具有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,与古井贡酒所有的第7079302号“年份原浆”商标(简称引证商标)显著识别部分不同,共存在类似商品上,不致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。

而上述裁定也引发了古井贡酒的不满,其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,其认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裁定存在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错误的问题,严重影响古井贡酒公司的实体权利,应当予以撤销。

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,因古井贡酒公司作为不予注册异议人的申请理由已经得到支持,其已不是不予注册复审决定书的行政相对人,无权对不予注册复审决定书提起行政诉讼,不具备本案原告主体资格,故其针对被诉决定提起的诉讼,依法予以驳回。

而上述判定也得到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认可,其认定原审裁定的结论并无不当,应予以维持。“因而古井贡酒公司的相关主张不能成立,本院不予支持”。

“年份原浆”商标曾多次引发业界争议

公开资料显示,2009年12月古井贡酒提出了“年份原浆”商标的注册申请。2016年12月,古井贡酒“年份原浆”商标被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,核定使用在第33类“白兰地、威士忌酒、米酒、酒(饮料)、黄酒”等商品上。

2013年7月22日,五粮液公司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(简称原商标局)提出第12957116号“五粮液年份原浆”商标的注册申请,指定使用在第33类“烧酒、烈酒(饮料)、酒精饮料(啤酒除外)、蒸馏饮料、鸡尾酒、葡萄酒”等商品上。但随后古井贡酒公司向原商标局提出异议,原商标局经审理作出“五粮液年份原浆”商标不予注册的决定。

五粮液公司不服,向原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申请,要求宣告古井贡酒“年份原浆”商标无效,但原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,古井贡酒的“年份原浆”商标并未违反《商标法》的规定,予以维持。五粮液对其不满,并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。

五粮液诉在上诉函中称,“年份原浆”商标指定使用在酒类商品上仅直接表示商品的物理状态、贮存时间、质量、生产工艺等特点的情形,缺乏作为商标应有的显著性,同时,“年份原浆”也并未经过使用具备相应的显著特征。

时隔不长,2017年3月,剑南春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宣告“年份原浆”商标无效的请求。商评委也认为,古井贡酒公司提交的证据可知,中国酿酒工业协会作为专业性的行业组织,对“原浆”一词的意见明确,强调“原浆”不是酿酒专业术语,也不是“原酒”的概念,“年份原浆”也非国家标准“白酒工业术语”中确定的基本术语及定义。白酒界第一次出现“原浆”这一词语,始于古井贡酒公司1998年一个营销概念的创新。商标评审委员最后作出维持诉争商标“年份原浆”有效的裁定。

在广义上,原浆酒